松原汽车网

当前位置:

别把创客和创业混为一谈光谷创客运动观察上

2019/11/09 来源:松原汽车网

导读

很多粉丝在后台留言问谷哥,为什么光谷客更新很慢。哥也很抱歉。不是光谷客不更新,而是光谷客团队初创,人手不足,谷哥又不愿意为追求时效,而牺牲内

别把创客和创业混为一谈光谷创客运动观察上

很多粉丝在后台留言问谷哥,为什么光谷客更新很慢。哥也很抱歉。不是光谷客不更新,而是光谷客团队初创,人手不足,谷哥又不愿意为追求时效,而牺牲内容品质,所以更新的时间拖得长了些。还望见谅。

武汉这座城市的口号是“每天不一样”,光谷更是如此。这里每天发生的故事以及故事背后昭示的社会变革趋势,都推动着谷哥想努力的去观察和记录下来。

光谷客想做的,就是成为光谷历史变革的观察者与记录者。

所以,谷哥也在这里打一个小广告。如果你在这个媒体飞速变革的时代,依然对新闻调查与新闻特稿感兴趣,希望成为一名时代的冷静观察者,透过光谷去观察和记录中国的全球化浪潮,那么,请与谷哥联系,加入我们,一起去打造这个“光谷版的纽约客”。

我们需要一名会拍纪录片的新闻摄影记者,一名有社会洞察力的专职特稿编辑和两名会做深度新闻调查的特稿记者。希望你的加入,能让光谷客慢慢实现稳定持续的优质内容供应。(联系邮箱:5241120@qq.com)

对了,我们还缺一名技术牛人,不管前端还是后端,都玩得转,帮助我们做光谷客的技术平台开发。

- 记录 -

“别把创客和创业混为一谈”

——光谷创客运动观察(上)

在等待光谷客更新的这段时间里,我们用近一个月时间,对光谷的创客运动和创客做了深度的观察与调研。

从光谷到全国,仿佛是一夜之间,创客取代创业者,成为了新的社会风潮和舆论焦点。

然而,创客究竟是怎样一群人?他们与创业者有何不同?在政府与社会的力捧中,他们又到底是怎样的生存状态与境遇?在中国经济转型的当下,创客能担负起中国“产业升级”的时代使命吗?

我们试图透过对光谷创客运动的观察来探究这些问题。

鉴于文章篇幅,将分为上下两篇推出。欢迎粉丝读后给谷哥评论留言。

创客兴起

光谷90后互联网创业者何斌最近受邀参加了一场创业比赛,主办方承诺,优胜者能拿到高达1000万港币的投资意向。比赛和他之前参加过的创业比赛并没什么不同,除了主题变成了评选“十大国际青年创客”。

作为候选人,当被问到“创客”是什么时,何斌一脸迷惑,“我也不知道,大概是媒体炒作出来的又一个创业概念吧?”

何斌并不知道,在他身处的光谷,一股新的社会浪潮正在兴起,创客正取代创业者,成为光谷的新热词。

过去的大半个月里,光谷创客圈发生了两件“大事”:一是11月7日,武汉中国光谷创客联盟正式筹备成立,30多家相关单位参与。

别把创客和创业混为一谈光谷创客运动观察上

二是11月15日,17-18日,武汉首届创客嘉年华活动在武汉国际会展中心举行,武汉创客第一次集中公开亮相。来自上海的一名资深创客感叹,“场面太豪华了!”

别把创客和创业混为一谈光谷创客运动观察上

创客嘉年华研讨会现场

两起事件的策划推动者分别是晏文临和严重捷,他们分别是光谷两家国家级创新孵化器武汉光谷创客空间和去创吧的负责人。

在他们眼里,创客有着自己清晰的内涵与定义,与创业者全不相同。而光谷,作为武汉创新产业的中心,既是创业者的天堂,更是创客的聚集地。

他们相信,随着资本泡沫破灭,创业或将进入寒冬,创客却在崛起。

创客是什么?

11月17日,武汉首届创客嘉年华研讨会举行。来自上海的IC咖啡创始人胡运旺在研讨会上发言说,“我们希望有更多的年轻人或学生加入创客,但不要把创客和创业等同起来。这是两个不同的概念。”

他在接受严重捷的参会邀请时开玩笑说,要到现场来“反创客”,原因是“不要又把年轻人骗去创业了,这是不负责任的。”

现实中,创客和创业在很多场合都被混为了一谈。

小学生创客在拼接自己设计的3D打印模型

“创客和创业者其实是两种有交集的群体,创客并不一定要创业,但包括政府在内,很多人都还搞不太清楚两者的区别。”晏文临说。

晏文临自己最早接触到“创客”概念是2013年。当时他的身份还是一名开着两家公司,生产儿童体验游戏装备的商人。

偶然机缘下,他听人说起美国的创客和创客运动,回家百度后,他激动得一拍大腿,“我不就是一名创客吗?!”晏文临说,自己大学就自学计算机,卖过软件、做过硬件开发,痴迷各种软硬件技术的发明应用,创客一词让他感觉自己终于找到了真正的身份归属。

创客其实是一个舶来词,在英文中对应的是maker,指的是出于兴趣与爱好,努力把各种创意转变为现实的人。最早发源于德国,后传入美国,演化成发明制造各种新奇古怪产品和技术创新的创客运动。2010年左右传入中国。

中国创客第一人李大维

但在严重捷看来,创客在中国一直都存在。那些喜欢动手做发明制造的人,都是创客。

也是在2013年,严重捷读到了美国作家克里斯·安德森的《创客》一书, 第一次了解到创客运动以及克里斯·安德森的预言。

曾经写出《长尾理论》、《免费模式》《第三次工业革命》等书的克里斯·安德森被誉为“数字经济时代的亚当·斯密”;他认为,如果说互联网与新能源的融合将引发第三次工业革命,那么创客把互联网与制造业的融合将引发制造业的革命。

安德森预测,接下来的十年里,人们会将网络的智慧用于现实世界之中。未来不仅属于建立在虚拟原则之上的网络公司,也属于那些深深扎根于现实世界的智能产业。

而“创客运动”,就是数字世界颠覆现实世界的助推器,是具有划时代意义的新浪潮,未来将会出现一个全民创造的全球化新工业革命。

安德森的预言,让工程师出身的严重捷,激动不已。因为,在光谷,聚集最多的,恰恰就是这种兼具互联网与制造业基因的创客人群。

“武汉的创客,主要就集中在光谷。”严重捷说,举办创客嘉年华之前,他曾对光谷的创客做过调研,发现他们多是理工背景、工作5年以上的中产精英。对他们来说,成为创客,就是业余时间利用掌握的技术做点好玩有用的东西,就像大妈业余打麻将一样自然。

“创客”登上国内主流媒体之后,迅速与创业者一词混淆。深圳创客机构柴火空间创始人潘昊曾这样表达自己的不满:“随着市场关注度增加,大家都以为创客就是创业的人,有创业想法的人,简单化、符号化。在我看来,创客不是完全这样的意义。我们过去讲的创客,包括我们自己,一定要有不一样的想法,并且一定会把它实现,更偏向于造物者。”

还有媒体对创客和创业者做出区分:创客是兴趣驱动,而创业者是商业驱动;创客的“成功”必须创造一些实物,而成功的创业者则可以开发制造任何产品,虚拟或实体;从创客可以转化为创业者,这是兴趣到商业的转化;但反过来,这个过程却不可逆。

创客嘉年华现场DIY

在严重捷看来,误会是从李克强总理的三句话开始的:大众创业、万众创新、人人创客。“总理的本意是,国家的产业是一个金字塔,创客是鼓励人人动手,才能培育创新,最后孵化出创业,但受资本泡沫和创业热潮裹挟,人们只记住了第一句话,却忘了后面两句。”

潮起之前

晏文临和严重捷,都是武汉第一个民间创客空间——武汉创客空间的筹备发起人。

如果说创客,是出于兴趣,动手搞发明制造的人;那么创客空间,就是为发明爱好者提供交流、分享与工具服务的地方。

自从2010年,李大维在上海创办了中国第一家创客空间——上海新车间后;北京、深圳等地也开始陆续成立创客空间。

2013年,了解到创客空间与创客运动后,晏文临、严重捷、曹汉阳等人决定在光谷也发起成立一个武汉的创客空间。

当年6月,没有任何政府资源和资金支持,晏文临个人出资5万,并拿出自己位于光谷步行街的公司办公室,购买工具和简单装修后,即宣告武汉首个创客空间正式成立。共同发起的7个人,被称为光谷创客的“七剑客”。

七剑客

晏文临说,他想做创客空间的原因,就是觉得“要是当年自己年轻的时候,就有创客空间,很多想法就能落地了”;

严重捷的想法更单纯,就是“光谷需要这样一个地方”;他创办的去创吧当时正在做光谷创业者的沙龙服务,“ppT写得快要吐了”,他觉得有个地方捣鼓下机器,做点小玩意,放松一下也不错。

那个时候,武汉了解创客和创客运动的并不多,空间里的书籍、开源硬件、工具和创客作品,很多都来自北京、上海和深圳的湖北籍创客捐赠。

政府也不关注。2013年底,武汉创客空间的管理小组试图将光谷创客空间注册为NGO组织或者行业协会,却被民政部门以“国家对创客这个名称没有明确约定”为由拒绝,最后不得不以公司名义注册。

光谷创客空间里创客们在交流技术

创客在武汉也是一个无人知晓的边缘小众人群,“就是一小群玩票的人”。

虽然短短数月,光谷创客空间就聚合了武汉200多名对创客感兴趣的技术极客和发明爱好者,但同时,晏文临投入的5万元启动资金也很快花光了。

在国外,创客空间都是公益性质,收入来源主要是创客缴纳会员费。但晏文临发现,这条路在中国行不通。关于创客空间后续如何运营,是否应该有盈利模式,最初的发起合伙人之间也发生了巨大的理念分歧,最终分道扬镳。武汉创客空间也改名为武汉光谷创客空间。

晏文临不服气。他认为创客空间要良性运营下去必须要有自我造血的能力,而自己“做了这么多年软硬件技术,了解市场需求和利润点,也能对接资源,创客空间怎么可能挣不到钱?“他瞒着家人,索性关掉了年营收数百万的公司,开始投入全部精力全职运营新的武汉光谷创客空间。

风起潮来

2015年1月,李克强考察考察深圳柴火空间,总理不但成为了该空间2015年第一个会员,还把创客一词正式写入了政府工作报告。“大众创业、万众创新、人人创客”随即火遍大江南北。

中国经济面临”转型升级“巨大压力的背景下,政府用这样的方式,从国家层面表达了对民间创客空间的认可、支持与期望。

在这股风潮下,严重捷和晏文临也被重新推到了一起。

今年6月,受东湖高新管委会科创局邀请,严重捷和晏文临一同前往深圳参加了深圳的创客嘉年华。

深圳创客嘉年华

两人在这次活动上见识了深圳创客运动的活力与规模,同时了解到国家部委层面,工信部和科技部都希望对中国的民间创客和创客空间进行扶持。而此时的晏文临,已经是中国创客空间联盟的秘书长。

原来,2013年年底,在运营创客空间最困难的时候,晏文临主动寻找加入各地民间创客空间的QQ群,试图寻求跨地域的运营经验交流,结果发现,大家都很艰难,每天探讨的都是怎么能活下去。

于是,他建立了一个全国民间创客空间负责人的QQ群,并在此基础上,发起了中国创客空间联盟。”创客老晏“,也因此声名在外,变成了晏文临在全国创客圈最为人熟知的身份标签。

随着时势变化,曾经草根的中国创客空间联盟,得到了工信部的认可和全力支持。而武汉也因为老晏,作为全国创客运动的早期推动城市,与北上深杭一起,成为科技部名下中国创客联盟的五个发起城市之一。

政府的大力扶持,让创客空间和曾经的创业孵化器一样,一夜之间在全国遍地开花。仅今年10月,湖北省就一口气授牌了80多个“众创空间”,光谷创客空间名列其中。

所谓“众创空间”,其实是科技部调研了北京、深圳等地的创客空间、创业咖啡、创新工场,对比传统孵化器之后,总结提炼出来的中国式创客空间的新名词。

身为中国创客空间联盟的秘书长,老晏也变身空中飞人,开始受邀到全国各地输出他的创客空间运营经验和运营模式,有意思的是,武汉本地也从外地邀请各路大咖到武汉本地来推进本地创客运动。

然而,也正是这个过程中,他渐渐感到,创客运动本身正在扭曲和异化。

采写=嘉木

编辑=老久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 The End -

- 版权信息 -

本文版权属于光谷客

转载或者合作请联系

QQ / 3111520445

Email / guangguke@outlook.com

万艾可你用对了?万艾可如何起效?

西地那非枸橼酸

伟哥的故事粤语

viagragold

标签